1-dang魁醉酒

第一个故事:dang魁

因为要发布到 blog,所以不能用汉语的dang,这个名称是他自己取的。而他的真名也很响亮,叫中华。我上大学一个月后,才

听懂他的普通话,当然这可能也和我自己听力不太好有关系。那一个月,和他对话,基本上都得让屎壳郎翻译,因为屎壳郎是教育专业的,普通话说的好,听力也好,又在北方呆过,略懂山东话。
党魁十分喜欢吃大蒜还有生姜,经常去学校附近的农贸市场称2斤大蒜或生姜回来,然后一个人坐在宿舍里啃,啃得整个房间都是那个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有趣的事情发生在夏天过后。刚进大学不久,某日,室友生日,大伙准备一起去下馆子,原先光明跳出来说他买单,因为大伙没有一个不同意的,所以光明也之后说“为公平起见,我们AA吧”。于是大家相继从宿舍
往校门口的馆子出发,一路沉默,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直到后来我也没有想明白,可能那时大家还没有怎么熟悉,或者是没有女孩子相伴?

        既使是没有女生参加的生日,也得弄个蛋糕,点个蜡烛,喝点小酒什么的。我们买了个小奶油蛋糕,还点了2瓶啤酒,刚好可以倒满6个小杯子。

这酒精的刺激还是比较明显的,党魁一杯下肚,说:要不再来2瓶?俺们老家喝的都是白的,这啤酒只能漱漱口。

“看来党魁酒量不错啊”沈浪附和道。

“那我们再来2瓶?”光明的话很有磁性。

我再叫了2盘花生米。

“老板,再来2瓶!”党魁已经有点high了。

“喝!”大伙有点兴奋。

后来,党魁一直说自己没有醉,在回来的路上,直接碰上了原地不动的汽车头,强行被我们扛回宿舍。

“再喝啊”党魁已经有点疯了,在3楼宿舍的过道上自语,然后开始疯狂的吐,吐得满地都是生姜,那味道充满了整个楼道。还跑到盥洗室去撞墙,估计是头痛难忍。

我是头一回碰到如此醉酒的人,想想当年高中同学 余锋与红星 拼酒后,也只不过跑到学校工地的推土机驾驶室里撒了泡尿而已。

我酒量很差,但那时喝一瓶啤酒还是可以的。因为党魁的醉酒,我们几乎没有怎么睡觉,屎壳郎最勤劳,主动去清理党魁在宿舍的呕吐物,因为那呕吐物离屎壳郎的床只有10CM。

没有睡意的大学新生宿舍,夜聊的话题最多的当然是和性有关,而且还被小许酒精刺激过。而我来自一个相当纯洁的高中,在那里恋爱是要杀头的,自然对这个话题有相当的兴趣,不但吹嘘高中时候

被多少女生暗恋,还有就是跑出校园去看带颜色的录像等。沈浪一直在后悔没有接受某女生的表白,搞的进大学没有恋爱经验。

吐完之后党魁好像有点清醒了,也跟着我们一起吹嘘,放出狠话:别说了,俺在沂蒙那大山里,全裸的她就躺在那里,让我ri她,我只过去解了个小便,就回来了。

(我不太记得他的原话是不是这样的,总之,党魁的意思是说他被人给干了,还好几次,后来都不能了,只能裸睡用用手)

“牛,太牛!!”光明用他那特有的绍兴话说的特别的响。爱好摇滚的毛一根听到这个也来劲了:什么呀,我一张床睡2个大美女?还一起呢,你行吗?

“看来还是我们一根大师最牛啊!…”屎壳郎的声音像个太监,远远的道来。

“你就不要吹了,看你的样子就是个童子?”深谙武侠文学的沈浪嘲笑毛一根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,一个可能的推测只有 沈浪已经告别童子,这让我当时默默的仰慕他。

(在后来的大学生活,我的目标就是告别童子,可惜一直没如愿)

毛一根不服气,起身站起来,伸手就要去抓睡在他上铺的沈浪的下身,“nnd,小看我”

“投降,投降,”沈浪求饶。

………大伙在党魁的呼噜声中渐渐睡去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那年夏天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46 Responses to 1-dang魁醉酒

  1. ljlp says:

    你们寝室的夜生活跟我老公大学时的寝室生活如出一辙。
    高中时候被很多女生暗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