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迎新晚会之三

上回说到的胖哥,他的故事对在20世纪末的流子来说,是很不可思议的,一直到21世纪初他还是这样认为。但今天不说他,他的故事后来听他的死党整整叙述了两个晚上,得写他好几章。
 
今天我要说的还是和迎新晚会有关。晚会上的节目很多是唱歌,而且都是没有伴舞的。感觉很山寨(那时还没这个词,用比较土来形容估计更好)。直到最后一个节目,是几个女生玩乐器,主持人的报幕是:吉他弹唱文科生的一个下午。
当带头女生抱着吉他坐在前排,用有点忧郁的腔调说:一首经典民瑶送给大家。
前奏想起,掌声响起,流子的心潮涌起:酸涩。
抱吉他的女孩有很长的流海,几乎遮掩了半张脸,流子往前排的边上挤,(那个活动中心不是很大,很多人都是站在前面几排的旁边。)
流子想看看她的脸。

女孩的脸很白,鼻子有点弓,嘴巴的大小和她的鼻子的比例看起来很舒服(我不能形容是不是黄金比例,因为我们的距离起码有四排位置那么远,流子的目测能力很一般,这在后面的诸多故事里有所表现),让流子觉得好亲近,流子觉得她的声音好近,像是在貼着流子的耳朵私语,尤其最后的合声。三个女生的表演把晚会带入高潮,也带走了流子YY的心。在那个过程中,
流子还是很俗套的观察了那主唱,虽然她坐着,也可以看出她的腿很长,腰细,腰的上面******(此处省去两仨字),脖子有一点点细长,挂着一个小坠子,和着白色Tshirt的鸡心领,一个完美的G和弦;一条牛仔裤好像有点腿色,但脚上的白鞋子使整个搭配看起来还是很舒服,很舒服。
在流子Yy的时候,吉他女孩说了谢谢
接着便是雷鸣的掌声,因为屋子小,更显的掌声大。
女孩站起来了,起来了,走了,从我的身边走了(表演台是个錯层),流子的目光一直跟着:女孩大约163cm,发展(其实是另一个字)的很好,腿真的很长。但流子还是没看清那被流海遮着的另半张脸。

流子来自他那个市最好的中学,那儿的校园很大,学生很多,有漂亮的女生,白发的先生,只是没人来陪流子那无聊的周末,因为不回家的女生总是很忙,要不就是埋头苦读的,空旷的操场只剩下流子和蓝球,我们可是双休的,偶尔也会走过来三倆男女生,白衣飘飘。流子所在的班级的男生异常可爱,他们会在半夜三更去学校外面的江边挖蕃薯,烤熟了送到女生宿舍,这在后来的大学生活中,流子都没能在那个时间段经过女生的窗前。可爱的男生往往被爱情遗忘,甚至被爱情刺伤,杀死。流子也是那牺牲的斯巴达勇士之一,那剑就是吉他女孩,太像了,那喜欢穿着白帆布鞋、牛仔裤的流子为之喷过鼻血的而从小就认识的霞。如今她去哪里了呀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那年夏天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6 Responses to 4-迎新晚会之三

  1. 流子 says:

    你写的我吗? nnd。挺真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