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 柳刀金

这几天在看高晓松的《晓说》视频,有些讲的还是很有趣的,尤其是那几期讲美国的法规,美国华人的故事。
因为自己刚去过美国,所以特别有兴趣。所以今早就从z.cn上买了他的2本书,因为在我自己的青春年华里,是听着他
写的歌长大的,虽然他只比我大个10岁,但关于校园的味道和理解,仿佛他就是我,我就是他,只是可惜我没他那才华。

有一个人,在我的青春岁月里,和我形影不离,我打算用他的名义来重新书写《那年夏天》。
他叫柳刀金,我没有考证过,y得他怎么被人取了这个名字呢,像个侠客。
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,上了初中,还是很流行男女生搭配着做同桌,我很怀疑老师的想法,是否是想让我们早点学会和
女生打交道,顺便写写纸条,串串情,偶尔抚一抚小女生的长发。有了这个铺垫,柳刀金自然被安排了和女生同桌,偶尔扶人家头发的当然是他。
柳刀金抚女生头发并没有遭到对方的反对,但却被坐在后排的某同学看到了,是一个男同学。可能男生就是晚发育的,啥都慢一拍。
所以,柳刀金被迫写了一个检讨并且在班主任那儿哭的死去活来,还一边说自己抚摸人家的头发很可耻。反正据后来我和柳刀金的深入交谈,
其实那时他根本就不知道可耻是啥意思,只是上了大学,在同室那里听到了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才突然领悟到当初他为什么嚎啕大哭:因为柳刀金孤独,而且这一情感的大坝被班主任给强制拆掉了。
之后,柳刀金被迫坐在靠窗近的第一排,单排,座位前放着扫帚和垃圾桶。
孤苦伶仃,只有一人理睬,就是Dan。
Dan 是个可爱的女生,毕竟只有初一吗, 只能用可爱来形容,女大18变的,虽然后面Dan变得比较成熟,但这丝毫不能改变柳刀金当时对Dan的看法和现在的形容。
Dan有段时间,会把头发扎成5-6个小辫子,每个辫子上有花,有很好看的五颜六色的发夹。柳刀金有一天写了纸条给Dan:
“你的辫子真好看”。
Dan回了一张:你喜欢吗?
柳刀金接着回:喜欢
Dan:那我明天还这样扎
柳刀金:好。
接着是长时间的沉默,递纸条不能太频繁的,不然会被揭发的,虽然柳刀金和Dan只相隔20到30厘米的距离。
Dan 的可爱是有点迷人的,所以经常下课的时候有女同伴过来和她一起玩,一起探讨怎么扎辫子,估计那时的女生应该已经
是可以用“情犊初开”这个词了,不断变着花样来吸引像柳刀金这样的文艺小生。
Dan的辫子千变万化,有一次柳刀金抚摸着她的辫子说”这辫子相当好看,我猜是你妈给你扎的吧”
Dan不知道为啥,尽然很温柔的娇嗔的说:讨厌,不要摸我的**。
虽然Dan的语气很轻柔,但还是被后排的一男生给听到了,而且最后两个字不知道被他翻译成了啥,反正后来柳刀金被迫写检讨书
,被强制执行剥夺和女生同桌的权利。
那后排男生有个职务叫“纪律委员”,“纪律委员”后来考上了GWY,有没有包小三不知道,但柳刀金曾经在大学毕业后和他一起吃过
一餐饭,“纪律委员”只喝劲酒,还开玩笑的说,这酒很灵光,喝完晚上特有力。
notes:那个时期好像很流行写检讨书,而且写检讨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需要审批反复修改18次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那年夏天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One Response to 17. 柳刀金

  1. Mohamad says:

    Stellar work there evernoye. I’ll keep on readin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