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你做红烧肉(全程图)

教你做红烧肉(全程图) 1、炒锅洗净,烧热,下两汤匙油,放三、四汤匙白糖,转小火。 读〈天龙八部〉,段誉离松鹤楼一条街就闻到酱油、焦糖烧肉的香气,一直以为焦糖就是红糖呢,看了这篇文章才算开窍。 前期准备:五花肉一块,切成一厘米见方的条状。 2、不停地用炒勺搅动,使白糖溶化,变成红棕色的糖液,这也叫炒糖色。 3、把切好的五花肉倒入,炒均匀,使眠归肉都沾上糖色 4、加酱油、料酒、生姜、冰糖、盐少许,烧开,再转小火烧二、三十分钟左右。等汁挥发得差不多,加大火收汁 5、这就是做好的样子了 Published by Wiz

自制土豆饼(图解)

自制土豆饼(图解)1.洗干净土豆,上屉锅蒸(私下认为,用高压锅热也不错,而且很方便呢!不过,建议没用过高压锅的GGMM不要冒险呀!) 2.将鸡蛋打匀,加入牛奶,再加少量精盐,绵白糖,味素(鸡精就更好啦!) 3.将蒸好的土豆去皮,弄碎 4.倒入调好的牛奶鸡蛋汁,加适量面粉,拼命地搅啊! 5.将加过面粉(定形)后成的土豆饼雏形放进平底锅里炸,记得用小火来做,否则会影响土豆饼的色泽。 6.可爱好吃又细腻的土豆饼出锅啦! Published by Wiz

红烧鳊鱼的做法

红烧鳊鱼(全程记录图) 1.买来了一条八两重的鳊鱼(感觉太小了,小时候钓鱼如果钓到这种都是会放生的,可惜市场上已经很少能见到老家那种2–4斤多的大鳊鱼了,其实如果有长江里那种三角鳊就最佳了,估计儿时的好东西都灭绝的差不多了)必要的姜,葱,蒜. 2.注意清洗干净鱼的腹腔,现在的水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,所以鱼的腹腔中都有黑膜! 3.在鱼的两侧刈上花刀——这样可以容易入味 4.因为鱼小,所以没必要做十字花,斜片3刀就可以了——注意是斜向切入肉,不是直切! 5.在鱼的两侧均匀抹上一些盐,甚至腹腔内也可以弄一点,稍微做点前期的入味!我不太喜欢一些沾面粉的做法,觉得那样破坏了鱼皮的口感! 6.调制好的鱼放在盘里,配上姜丝,拍扁的蒜,干辣椒丝,后又加了一些大葱!几种颜色搭配看起来不错了! 7.下锅拉,油烧冒蓝烟后,下入配料煸香,火不能太大,主要是炒出香味. 8.等葱蒜发黄的时候就可以把配料捞出待用,红辣椒特别注意不能炸黑了,那就不好看了 10.剩下的油用来煎鱼吧!油温6分就可以了 11.两面微黄就可以了,也可以稍微煎老点!!翻鱼的时候小心,弄断了就砸锅了 12.然后就可以放一小碗水(家庭没有高汤)开始煮——饭店里火大油多,人家甚至全用油烹熟,家庭就用自己的做法咯!水开后加入最重要的黄酒+酱油,是个去腥调味染色的步骤! 13.放入先前的配料一起烧,汤中放入少许盐,要考虑量哦,因为酱油也是咸的,后面还要加酱,包括鱼本身以及入过味了!不停的把汁浇在鱼上,保证均匀受热! 14.加入一大勺豆瓣酱,这个是我很喜欢的东西~~家乡基本是用自制的红辣椒糊! 15.烧一小会,鱼就熟了,时间久了就容易破坏外形! 16.现在把鱼盛盘了,洒上葱叶——你以为这样就做好了吗? 17.锅里还有一些汤呢!精华所在啊!加入少许糖和醋,味素,调好一碗底的水淀粉,下锅,大火烧开,迅速搅拌均匀,有一点粘稠的时候就起锅! 18.最后工序——浇上汤汁!汁的多少自己把握,少了太干,多了没味! 19.搞定!看起来不错...

1-dang魁醉酒

第一个故事:dang魁 因为要发布到 blog,所以不能用汉语的dang,这个名称是他自己取的。而他的真名也很响亮,叫中华。我上大学一个月后,才 听懂他的普通话,当然这可能也和我自己听力不太好有关系。那一个月,和他对话,基本上都得让屎壳郎翻译,因为屎壳郎是教育专业的,普通话说的好,听力也好,又在北方呆过,略懂山东话。党魁十分喜欢吃大蒜还有生姜,经常去学校附近的农贸市场称2斤大蒜或生姜回来,然后一个人坐在宿舍里啃,啃得整个房间都是那个味。         很有趣的事情发生在夏天过后。刚进大学不久,某日,室友生日,大伙准备一起去下馆子,原先光明跳出来说他买单,因为大伙没有一个不同意的,所以光明也之后说“为公平起见,我们AA吧”。于是大家相继从宿舍往校门口的馆子出发,一路沉默,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直到后来我也没有想明白,可能那时大家还没有怎么熟悉,或者是没有女孩子相伴?         既使是没有女生参加的生日,也得弄个蛋糕,点个蜡烛,喝点小酒什么的。我们买了个小奶油蛋糕,还点了2瓶啤酒,刚好可以倒满6个小杯子。 这酒精的刺激还是比较明显的,党魁一杯下肚,说:要不再来2瓶?俺们老家喝的都是白的,这啤酒只能漱漱口。 “看来党魁酒量不错啊”沈浪附和道。 “那我们再来2瓶?”光明的话很有磁性。 我再叫了2盘花生米。 “老板,再来2瓶!”党魁已经有点high了。 “喝!”大伙有点兴奋。 后来,党魁一直说自己没有醉,在回来的路上,直接碰上了原地不动的汽车头,强行被我们扛回宿舍。 “再喝啊”党魁已经有点疯了,在3楼宿舍的过道上自语,然后开始疯狂的吐,吐得满地都是生姜,那味道充满了整个楼道。还跑到盥洗室去撞墙,估计是头痛难忍。 我是头一回碰到如此醉酒的人,想想当年高中同学 余锋与红星 拼酒后,也只不过跑到学校工地的推土机驾驶室里撒了泡尿而已。 我酒量很差,但那时喝一瓶啤酒还是可以的。因为党魁的醉酒,我们几乎没有怎么睡觉,屎壳郎最勤劳,主动去清理党魁在宿舍的呕吐物,因为那呕吐物离屎壳郎的床只有10CM。 没有睡意的大学新生宿舍,夜聊的话题最多的当然是和性有关,而且还被小许酒精刺激过。而我来自一个相当纯洁的高中,在那里恋爱是要杀头的,自然对这个话题有相当的兴趣,不但吹嘘高中时候...